小编采访

群名,监狱,h6

(本文由Sir电影原创:dushetv)

Sir被骗了。

至于怎么被骗的,容我慢慢和你说。

阿米尔汗大家都认识吧。

一部《摔跤吧!爸爸》, 让米叔在中国家喻户晓。

受欢迎程度,看网友们对他的评价就知道。

“印度的良心”,“用电影改变一个国家”。

由他执导或主演的渔夫漂流记影片,8分以上的高达11部



这份高分列表中,我们可以看到《摔爸》《三傻大闹宝莱坞》《我的个神啊》《地球上的星星》……

发现没,这些片子或多或少有共性,普遍涉及诸如种姓制度、宗教恶习、重男轻女、教育制度等社会问题。

因此,提到米叔,大家总会联想到社会责任感。

但。

米叔的高分片中,居于首位的,其实是娱乐片。



每隔星际孢子一段时间,米叔就会演娱乐片,并且质量都不低。

继上一部《我的个神啊》后,时隔4年,这次米叔再次回归娱乐片,出演了一个和以往截然不同的角色——

《印度暴徒》

Thugs of Hindostan



时间,是1795年东印度公司殖民印度时期。

英国人疯狂抓捕反抗军首领阿扎德(阿米达普巴强 饰),于是找来了混混弗朗基做间谍打入“敌方”,欲合力捣毁暴徒的老巢。

一个是受人拥戴范荩的革命领袖,一个是亦正亦邪的江湖骗子。




故事,就围绕两大暴徒之间的对弈展开。

而米叔这次,演了招人讨厌的自抠那一个——弗朗基。

画眼线,打鼻钉,顶着一头泡面状卷毛,留两撇俏皮小胡子,身骑一头慢吞吞的毛驴。

从穿衣风格到言行举止,怎么花哨怎么来,怎么浮夸怎么来。

特油腻。




光看外表,忠奸难辨。

做事,更是不按套路出牌,最擅长满嘴跑火车。

感情,总是周旋在女人中间,有那么点韦小宝的影子。



你说他恶吧。

他恳请加入反抗军时,一句“我想像您一样自由”,简直太走心,不信你看他诚恳的小眼神儿。



你说他善吧。

下一秒超级仙城系统,他就把反抗军出卖给了英国军官,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墙头草”本性。

好一招见风使舵的连环骗术。

够反转。



就是这么个临阵倒戈的惯犯,也有意外失手的时候。

在英军突袭反性商抗军的一次海战中,弗朗基本要跑路,没成想误打误撞地“站了队”。

不断反转的人物形象,配合上米叔怪诞风格的演绎,将喜剧效果发挥了个十成十。



还以为米叔这次彻底回归娱乐大片了,转眼就发现,S金色琴弦漫画ir被骗了。他只是换了种方式,用娱乐表达深刻。

《印度暴徒》不是米叔第一次演抗英角色,只不过相比之前严肃的正史范儿,这次是以轻快娱乐的口吻道出。

但这种娱乐,绝不低级左红军网络图秒定法。

爆米花糖衣包裹着的内里,是真实存在过的历史。说他是米叔有史以来最具批判性的电影之一,都不为过。

因为那段历史,关乎每一个印度人隐秘的自我认识。

印度人如何看待本族的抗英史?

米叔联志9k06年拍的《芭萨提的颜色》可以窥见部分现实。

Sue是当年英国军官的后人,她想拍一部关于印度抗英斗争中革命者事迹的纪录片,便只身来到印度。

可当她站在这片土地上,却发现人们似乎将那纪涵中寥寥段历史从异物志什么时候开播记忆中抹去了。

在当代印度,人们肆意挥霍着生命,在物质世界的浪潮下,信仰泯灭于无马尼奥形,爱国反倒成了笑柄。



不光现代人忘记历史,在历史发生的过去进行时,大部分人也选k1128择随波逐流地……

狂欢。

《印度暴徒》中,舞女编舞供英国大兵消遣,民众纵情于歌舞和盛宴。

欢乐且麻木的肉体狂欢背后,是被征伐的故土上裸露的伤痕。



阿米尔汗本人就直言,自己的祖父辈和父辈都憎恶那个年代的英国殖民者。

既然是殖民统治,手段又怎么会温和。

经济上,杀鸡取卵式地掠夺,无休止地提高征税率,在印度酿成了一次次大饥荒。光是在1770年的饥荒中,饿死的人口就超过1000万人。

精神上,温水煮青蛙式地蚕食,强迫印度人接受西ca1683方文化,蔑视当地的宗教信仰,让当地文明走向了分裂和异化。



然而,当Sir在搜索条中输入“英国印度”,出现最多的信息却是:



许多现代印度人提到英国人不见苦大仇深,反倒心存感激。

主要源于英国人帮助当时的印度完成了统一和熊会所解放,带来了女囚门民主;

也为印度留下工业建设,当时英国人修建的铁路,印度人现在还在用;

英国当时还对印度进行教育改革,推行英式教育,很多现在的精英阶层都受惠于此。

因此很多人觉得,印度能有今天的发展,其中也有英国人的功劳。

《巴萨提的颜色》一位爱国者说出了“真相”:

你在一群想成为西方人的人里,怎能找到印度的革命家?



对“想成为西方人”的大多数印度人来说,要么在自欺欺人中获得安慰,活成一具行尸走肉;要么在现实中反击,承担起改变的责任。

你是愿意奉上一个人,乃至民族的尊严,换来脆弱的和平?还是揭竿起义,承受可能失败背后血与火的毁灭?

这选择,痛苦。

更痛苦的是,在两者之间摇摆不定。

——但这恰恰也是人的本性。

影视作品中多见大是大非,可在现实中想立场鲜明,又谈何容易。大多数人的真实状态其实是在两者中间——

左右为难。

《印度暴徒》的弗朗基真实就真实在,他同样做不到黑白分明,而立足于人性的中间地带。

他懦弱却不乏勇气,无厘头却讲道义,倒是有那么点周星驰式小人物的味道。

这个角色对待殖民者忽冷忽热的态度,不正是许多印度人的投射吗?

群体的犹疑,说到底源于时代的痉挛。




米叔的可贵,在于你总能从他身上找到你想要的。

单纯想看个乐呵,他有群名,监狱,h6;想通过现象一窥时代面貌,他有;想看到人物孤光,他也有。

片中还涉及大量近身格斗戏份,这和之前追求下盘稳定的摔跤训练截然不同。

当然了,和拍欲色爱《摔跤吧爸爸》一样,米叔再次进行地狱特训,通过拳击、翻滚、踢腿、击剑等基础训练,专门来加强自己的上肢力量和整体协调性。

刚下摔跤场,就上格斗台。




而米叔的可怕,在于他总能给到超出你想要的惊喜。

你要说他只会强攻现实,揭露丑恶,米叔自己首先不同意。

在《印度暴徒》北京电影学院交流会上,gnmbpic他讲道,“社会话题”并不是他选片的第一标准,好故事和真性情才是。

当我读剧本时,故事要能抓住我的心,它应该能让我大笑或流泪,要能带动我的情绪,引起我的思考,让我感到兴奋,只有当一个剧本能同时满足这些要求时,我才会接演。

大家一直以来可能对米叔存在误解,放大了他参演影片中批判现实的部分,以及他本人的社会性。

却忽略了,社会性更多的是导演的表达。

对一个演员来说,他的核心表达还是表演上的冒险与突破。

无独有偶,《巴萨提的颜色》中有这样一句台词:

如果故事里不去冒险,不去犯错,那么怎么成为故事的一部分。

似乎总有一条隐线,串联韩青的母亲起了米叔的过去与现在,戏里与戏外。

回归娱乐片,于他,是冒险。

既然是冒险,又何谈绝对正确。既是做改变,周遭总伴随质疑声。

平心而论,对《印度暴徒》的喜欢不喜欢,是每个观众天赋人权。

但观众无权要求一个追求改变的演员只拍某一固定题材。



况且,这种改变的姿态,并不高高在上。

你看他在北京新片发布会上,是怎么看粉丝短片的——

蹲下。

站在台上的表演者,视线总归是略高于台下观众的。

米叔选择了蹲下。

这样他的视线,就能保持与观众平齐。

这就是一个真正演员的视角。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Sir电影原创,微信ID:dushetv

微信搜索关注:Sir电影

微博搜索关注:毒舌电影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