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在线

我被生活搞松了

点击题目上方蓝字关注 主播佳期

  本文转载自GQ实验室  


今天初四了,父母生你养你这么多年不容易,别搁家里添堵了,早点订票回去吧,留住这份亲情比什么都重要。


就算不订票回去,假期也没两天了。我们马上就又要回到那个压力重重的大都市了,紧张,似乎是了我们成年人每一天的常态。


成年人世界的鸡贼之处就在于,它让我们大多数人拥有“我必须认真工作”的神圣使命感,却让我们潦草地对待自己的身体和生活。


因此,工作越紧张,自己从里到外从头到脚就越松。日本有宽松世代,我们也在进入一个新的“宽松世代”—— 倒不是物质精神世界真的变宽松了,而是我们渐渐地学会放过自己了。




之前一直对自己的身材不是很在意,胖了点儿几天不吃晚餐就能瘦下去。直到25岁那年,有次坐在沙发上脱裤子,惊觉自己的腰带已经完全淹没在两层肚肉之间了。


那一瞬间我知道,我松了。松,是高晓松的松。



工作压力大啊,压力一大就想吃,一吃就胖,一胖就最先体现在肚子上。


看脸130斤,看肚子180斤。


压力最大的时候一顿饭能吃两个 Seven 的便当。小的时候没事儿,现在新陈代谢慢了,自然规律我奈何不得。


有一次女朋友趴在我身上,情到浓时,她说:“我觉得我好像趴在龙猫身上的那个小女孩啊。”


不用她提醒,我自己也知道。


比如洗澡的时候,低头一看,肚子的松弛程度已经快遮掉重要部位了。


奇耻大辱



年轻的时候,我也曾盲目地觉得自己是吃不胖体质。


现在才意识到,有这种妄念的人是最危险的。


因为,一过28岁首先胖起来的就是你们。


完美的身材谁不想要啊,可好身材要钱又要时间,恰巧这两样我都没有。


我也想开了。如果目前的人生只允许我实现自己一个愿望,我肯定选工作。


肚子松就松吧,那些符合中产阶级审美的标准身材,就留给未来成为中产阶级的自己吧。




工作三年,自己的消费水平终于有了明显提升——尽管工资没怎么涨。


最近手真的越来越松了:


点个外卖,一次能点四五个菜,美其名曰是对自己好一点;出门打车,一百块以下的车费也没什么感觉了;逛街时看上一个五位数的包包,竟然觉得勉强也能接受……


结果就是,工作第一年勒紧腰带还有点儿存款,第二年勉强收支平衡,而现在,偶尔还要靠爸妈接济,我是说偶尔哈。



花吧,钱不花还有什么意义?工作第一年的时候,我抠抠缩缩天天记账也只存了5万块钱。说少也不算少,但这点钱又够干点什么呢?能买房还是能买车还是能通往财务自由?


想通的那一刻,忽然觉得存钱好像也没什么意义了。


不如花钱及时行乐吧。


起码我花钱时的快乐是真实的。


比如现在,如果一周积累的负能量太多,周末我就会去住酒店。Staycation 什么的,很习惯了。


手上松一点就能换来一种好像被人宠爱着的感觉,真好






在我22岁的时候,一个没男朋友的母胎 solo,对男朋友的标准可是一套一套的。


虽然都不是什么很高的要求,但都很精确:不能浮肿的单眼皮,笑起来两个酒窝,要对称,最好若隐若现的,牙齿要洁白整齐,要不根本亲不下去好伐?



没几年过去,(还是单身的)我的梦中情人原型断崖式地简陋化了——我现在只暗暗祈祷对方起码要比我这1米68的个头高点。



没办法啊,遇到“有缘人”的概率就那么零点几的百分点。我就像是一颗普通的绿豆,被混入了一整缸同样普通的绿豆,终其一生也不过就在身边几个人之间打转而已。


想脱单,就只有野蛮扩大基数这一个办法了。换句话说,就是降低入眼的门槛。


我对此倒没什么想不开的,标准总得跟着条件走吧,尤其是随着越来越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现在。


年轻的时候,谁不觉得自己是个举世无双小公主啊,可25岁之后还抱着这种心态的人,怎么能谈得了成熟的恋爱呢。


兴许放松了标准,我的桃花运会好一些呢






长期坐盯电脑的,谁没点颈椎病呢。而我的颈椎问题的直接外部表现就是:驼背、脖子背后的肉开始堆积、整个人看上去都松了,一点儿也没有精气神。



我一度想拍一张“回眸一笑”的照片,现在清醒了。我只求同事从身后叫我的时候,能少看两秒我脖子上的赘肉。     



到现在,我甚至会尽量不让自己的脖子露出来,习惯性缩脖子,结果被朋友告知“更难看了”。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呢?


我原来也是一个挺直腰杆的人啊。别人得颈椎病,是工作太努力;我得颈椎病,是因为生怕被老板 cue 到,在屏幕后越趴越低。


真的不是每个人都想站在职场聚光灯下的,就让我给那些舞台宠儿安静鼓掌可以吗?


所以像我这种脖子松了的人最喜欢冬天了。至少在这个时候,不论是脖子,还是别的什么,我看起来和别人都没什么不同。






什么时候发现对自己松了呢?大概是前两天,我猛地意识到:自己都忘了听罗振宇的跨年演讲。


没听就没听吧。反正大家也把罗振宇比作老年人眼中的权健了,错过不了什么的。


我之前是一个自我要求很严格的人,真的。


奶茶可以打包带走、快递可以隔天再拆、面包可以留到隔天早晨的人。通勤路上随时掏出 kindle,瑜伽课一节不落,去趟楼下便利店也要精心化妆。


对了,化妆的时候还要听听“得到”。


当时年轻,觉得不努力就是犯罪。


直到27岁的某一天,某个瞬间,突然和自己和解了。没有什么惊天大事,只是突然不知道自己每天端着有什么意义,就泄劲了。



然后生活一下子就开阔了,那些焦虑、迷茫的紧张感消失了一大半。


健身卡随缘办,随缘去。不高兴了就喝点可乐,再不高兴就允许自己吃块蛋糕。


最重要的是,可以接受自己素颜出门见人了。


而生活居然没有崩塌,我还在好好地(甚至是更好地)生活。


以前总觉得,对自己严苛就是对自己好。


现在觉得,对自己好就是对自己好。


再也不打着“我要努力”的旗号对自己 SM 了。松弛着地生活着,反而对前方的目标更坚定了呢。






我俩在一起,啊,有六年了吧。都说什么七年之痒,我看过研究,其实是五年。情侣分手是在第五年达到一个突如其来的峰值,过了五年基本就没什么事儿了。


痒没痒我不确定,但不像以前那么粘了。21岁那会儿每天在QQ上问八百遍“宝宝你在干嘛呀,为啥不来找我呀”,现在看开了,您爱干啥干啥,没事儿千万别来找我,我谢谢你了。


甚至我都希望他别在家走来走去的,两个人租了一个四十平的整租,家里本来就小,一不小心四目相对,还有点尴尬。



性吸引力下降是真的,毕竟他在淋浴间冲澡时,我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如厕,还能有啥神秘感。而且我俩都是实诚人,白天都那么累了晚上也不需要例行公事了,演戏也是体力活儿。


好的方面也有。某种程度上更加豁达和释然了,不会像小孩子一样揪着点小事不放,甚至不会想去看他手机了。我们谈恋爱归谈恋爱,但都尊重彼此作为一个个体的自由和独立空间。


可能会有人觉得这是感情倦怠了,我不这么想。


换个角度来看,这也是更有安全感了吧,没必要时时刻刻在对方面前强调爱情的存在感了。




我目前正准备把我家的书房改成榻榻米,这样我们就能周一到周五分床睡,互不打扰,也挺好的。


  本文转载自GQ实验室

演职员表

手松但其实十分富贵的 肉蔻子

肚子松也藏不住英俊的 小虎桑

标准松但依然在最低阅读量比赛夺魁的 ゆき

脖子松但因此有幸围了aube围巾的 村上兔子

自我要求松了但依旧天生丽质的酒精女郎 郭泥酱

拍了图但因为长得太萝莉不能用的 茉莉子

因为自己是颜值低谷只好用力 P 到变形的 林金子

最后突然入镜的白衣少女 小猪子


监制:肉蔻子

撰文:林金子、能能子、衣架子、村上兔子




往期精彩回顾

放假在家的我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