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梦露,学历,王牌校草

人生本来就应该五味杂陈,谁也不能保证明天的太阳依旧灿烂。这不,连身体一直很健壮的夫人也身患小疾,偶感风寒,变得茶不思、饭不想,话也不想说,要是家有桃林落红成阵,也要做个“独把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的老娘们版的林黛玉了。咱也不能眼巴巴看着她“红消香断有谁怜”,于是想整点可口的饭菜刺激刺激她的味蕾,可什么美食可以让她欢喜让她忧哪?

绞尽脑汁苦思冥想,关键时刻总会想起我的家乡,回忆起我感冒发烧时才能享用的家乡味道,只有这弥漫在天地之间最简单的家乡味道,才能带给我最初幸福的感觉,那种感觉浓浓的、热热的、甜甜的……时时刻刻呼唤着我…..

“保元汤的做法胡粥!粥豆子不要钱!五分钱一碗!”

多么熟悉的声音,嘹亮的叫卖声在晨雾笼罩的劳模店子上空传来,划破这个普通村落独有的宁静和自然。

这是村西头老郑家粥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吆喝声,这声音陪伴我整个童年时光,每当我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都会忍不住停下脚步,闭上双眼,深深的吸几口和着淡淡粥香的空气,然后,几步一回头,依依不舍上学去。

老郑家粥铺就在劳模店子小学东面,是我上学的必经之地。但拮据的农村生活让喝一碗胡粥也变得很奢侈。能享受到这一人间美味除非有什么大的节庆,或者身体不适,像感冒发烧时,母亲才会给二毛钱,喝上五分钱一碗的胡粥,泡上五分钱一个的馓子,再买上两个驴蹄子烧饼。

记忆中,小时候感冒发烧从来就没吃过药、打过针,早上一碗胡粥泡馓子,晚上一碗热乎乎的姜汤,蒙上被子睡一觉,第二天一早百病皆无。

但有时候也很例外,幸福的滋味来得太突然,让我无所适从。

那是一个初夏的傍晚,我们一家围在院子里的饭桌边,听着父亲讲王阳明劝和尚还俗的故事,我时而插诨打科,时而泼皮耍赖,一家人其乐融融。

突然,我嗅到锅屋里飘来一股熟悉的味道,我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振奋,飞速跑到锅屋。眼前的景象让我惊呆了!

我娘正一碗一碗盛粥。

天哪,我家今天的晚饭有胡粥!!!

我掐了一下大腿,疼!应该不是做梦。

“我先给你撑上凉着,你和你哥先去你二叔家、前面你大娘家给送一盆粥,回来就正好喝粥了。”

农村的生活就这么简单,因父亲当老师,怎么说也是吃皇粮的,在比较清苦的农村里小日子过得还是有滋有味的,偶尔也会包个饺子、蒸一锅包子,体验一把地主家的生活。但开锅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我们给周围有老人、有孩子的邻居送一些去,而且这已经成为我家的习惯。

等我急急忙忙端着黑瓷盆给二叔家送粥后,三步并作两步,一溜小跑回到家里鲍喜静,坐在饭桌边端起碗就要喝粥。

“等一下,还有好吃的没上来,你先缓缓气,我给你们去拿粥豆子”。母亲轻轻夺下我手里的碗,拍拍我的肩膀,转身去堂屋端过来一个白瓷碗,碗里满满的粥豆子,黄黄的豆瓣边上裹着一层淡淡的黑边,煞是诱人。

母亲将粥豆子洒在粥里,然后对我们兄弟说:你们慢慢喝,别撑着,我和你大大(我们老家称呼父亲为大大)去东头你舅姥爷家送点粥去。

那一晚,我喝了整整五大碗。堂哥翟茂莲专门倒了五碗水放在瓷盆子里量了量,满满的一大盘,这是足够喂警途饱一头牛的量呀!

这五碗胡粥可把母亲吓坏了,等她从爸爸让我满足妈妈舅姥爷家回来,抚摸着我滚圆的肚子,轻轻弹了一下,然后轻声对我说:向阳呀,你肚子里长了个大西瓜呀,要是把肚皮撑开了可咋办呀!

一边说话一边姚淑微博拉起我的手,领着我出去遛弯,还逼着我到处随地撒尿,时不时再摸摸我的肚子。

那晚的月亮很圆很圆!

喝五大碗胡粥的故事一直成为我家亲戚间的笑谈,经久不忘。胡粥和这段往事一起深深烙东方朔割肉在我的记忆深处。

胡粥,是我们当地的美食,是家乡的永恒味道。

这一家乡美味为什么叫胡粥?难道因为是锅底有淡淡糊味的豆浆锅巴吗?如果是,那也应该叫“糊粥”呀。

然而此胡粥非彼“糊粥”,这胡粥里还蕴藏这一段美丽的故事。

这个故事还要从尉迟敬德说起。

尉迟敬德,也叫尉迟恭,中国唐朝名将,封鄂国公,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鲜卑族,朔州鄯阳(今山西平鲁区)人。因是胡人,故民间俗称为胡敬德,是中国民间传说中的门神。他勇武善战,一生戎马倥偬,征战南北,驰骋疆场,屡立战功,并多次救下秦王李世民的命。武德九年(公元626年),他协助李世民在玄武门之变中杀死李元吉后,逼李渊退位,同年八月初九,辅佐李世民登基为皇;八月下旬,随李世民御驾亲征,大破突厥,可谓劳苦功高,被李世民拜为右武侯大将军。从此,胡敬德开始居功自傲,目空一切,连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都不放在眼里,经常对他们当面冷嘲热讽,甚至出口成脏。

公元632年(贞观六年)九月二十九日,李世民大宴群臣,已经任同州刺史的胡敬德回京赴宴时。见任城王李道宗的席位在他之上,便开始发飙,并大打出手,将李道宗的一只眼睛打瞎。群臣见此情景,纷纷上书说胡敬德图谋不轨,有造反的倾向。李世民也被他的骄横跋扈惹得勃然大怒,就把胡敬德叫过来,厉声呵斥:现在有人说你想谋反,你给我个泊园茶村解释

胡敬德一听,在朝廷上把衣服脱得精光(这是历史上记载第一个当众裸奔的高级官员),愤然说道:你看看我身上的伤疤,都是随您征战南北留下的,如今天下太平了,不用打仗了,我为什么要谋反?李世民也是哭笑不得,只能劝他穿上衣服,并规劝胡敬德:没文化真的很可怕,看来你就没读过书。当年我读《汉书》时,看到汉高祖刘邦江山坐定后开始对和他并肩作战的有功之臣大开杀戒,心里就常常骂刘邦不是东西。所以我登基以后,一定要以史为鉴,极力保全功臣,让他们子孙平安。但是你近今年的所作所为,让我大失所望,为了屁大点事就能打瞎人家的眼睛,斗大的字不认识几个还想和房玄龄比高低。今天我才明白韩信、彭越遭到杀戮,也未必就是汉高祖的错呀!胡敬德听完这一席语重心长的话,忙磕头谢罪:臣甘愿受罚,以弥补我的过错。

李世民说:梦露,学历,王牌校草刚刚接到奏报,沂州老母殿子村一带铸铁业兴旺,傅家庄恰好又挖出上好的煤炭,你带着翟长怒去建个兵工厂,借此机会好好反思一下吧。

于是,胡敬德和翟长怒来到沂州,住在傅家庄龙王庙里,监督民工挖窑打铁,制造兵器。

他也深深为自己曾经的专横暴戾而自责,为了改过自新,和民工同吃同睡同劳动,从不搞特殊。和当地的民工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住在龙王庙的时候,为了改掉蛮横的臭习惯。他婉拒翟长怒凌汇探鱼器为他安排的勤务员,坚持自己做饭自己吃。

有一天,翟长怒从老母殿子村带了一些当地的特产来看他。可以想象,一介武夫笃行致远什么意思的房间里是什么样子,被不叠,碗不刷,桌上还有一碟子长了毛的咸豆子。胡敬德正在锅屋用老母殿子村铸造的铁锅熬豆浆喝,因掌握不好火候,锅底的豆浆烧糊了,整锅豆浆都有一股淡淡的苦味。

翟长怒尝了一口很不是滋味,正好龙王庙前挖煤的民工正在熬小米汤,他就过去端来一盆磨好的小米浆,想倒在胡敬德盛世囚妃的豆浆里冲淡一下糊味。绅士梁先生结果,随着小米浆的倒入,一股夹裹着醇厚豆香合着小米的清香扑面而来。慢火煮熟后,他们两位忍不住都开怀大喝,简直是人间极品美味呀。

为了节约粮食,胡敬德又将桌上长毛的咸豆子搓搓,放在盐水了浸泡了一会,洒在熬好顾顺昌的粥上,泡上翟长怒带来的馓子,胡敬德吃的满嘴飘香。

从此,胡敬德在傅家庄过上了无粥不欢的快乐日子。

经过在未来美食女王傅家庄的静心修炼,胡敬德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公元636年(贞观十年),李世民重新启用他,召他何必痴情回朝,后来又赐他为鄂国公。但胡敬德在傅家庄受龙王庙道士的影响,开始慢慢远离江湖,闭门谢客,痴迷玄门,整天在家潜心炼丹,奏清商乐,筑池台,服食云母粉,后来因病善终,享年七十四岁。

胡敬德熬的粥慢慢傅孙柯陈景家庄韩雪来义乌一带流行开来,并以胡敬德的名字命名其粥为胡粥,村民还在龙王庙附近立了一块石碑,上书:敬德打窑,以纪念他在傅家庄工作的那段时光。

现在很多地方都在熬胡粥,还美其名曰“老白粥”,但老白粥就是老白粥,绝不可能和劳模店子的胡粥相提并论。

喝一碗正宗的胡粥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首先要选上好的大豆(转基因的不能用)和小米用水浸泡一晚,使黄豆发软膨大,再用石磨分别碾磨出豆浆和小米浆,用棉布做成的滤网将豆浆过滤,一点豆渣都不能有。把豆浆用文火烧开,去沫,再把小米糊浆慢慢地下到烧开的豆浆里,注意用量,使粥的稠度适中即可。用勺子慢慢地搅拌,直至开锅,屋子里瞬间就会飘散着浓浓的小米夹杂着豆子粥的香味。

这样说看来很简单,但熬胡粥的火候很重要,首先熬豆浆的时候要微微烧过,让锅底敷上一层薄薄的豆浆锅巴,而且要有糊味才能下小米浆。还有用勺子搅拌时也很关键,要均匀还不能让勺子碰到锅壁,破坏了那层糊渐变丧尸糊的豆浆锅巴就失败了。

胡粥的成败就是那股淡淡的糊味。所以我们当地有“开锅糁,刮锅粥”的说法,意思刚刚烧开的糁汤最有油水,贴着锅底的略有糊味的锅巴才最香。

胡粥的最佳伴侣是粥豆子,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成功的,要选一碗上好的黄豆,用火炒熟,放在筐子里用一块小木板或者是用扞面擀把炒好的黄豆擀一擀,柔一柔,把炒熟的黄豆捣成两半,去掉黄豆皮,用食盐水浸泡,使炒好的黄豆进入盐味,咸咸的,软软的,有一股豆子的王色清香味。

喝胡粥时,如果粥豆子是整个的,还包着皮。我敢说,这绝对不是正宗的劳模店子胡粥。

胡敬德走了,但胡粥还在这里,陪伴着世世代代的傅家庄人。粥香飘逸,让我回岳芳芳味无穷,喝一碗家乡的胡粥,浑身都会充满力量,在跌宕起伏的尘世走的更远、更好、更坚定….

豆浓,米清,裹一缕粥香。

2019年1月27日星期日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