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在线

原油需求行将抵达每天一亿桶,是供不该求还是供大于求?

2018年年底的那波国际油价闪崩,不仅减缓了通胀的预期,也让我们实实在在的享受了一波低油价的红利。可是,在最新一期的OPEC报告中,OPEC预测国际原油需求很有可能会在今年下半年,首次来到日均一亿桶的需求量。如果,真如OPEC预测那样,国际原油需求在今年下半年来到一亿桶/天的话,那届时原油市场究竟会是供不应求还是供大于求呢?因为我相信大部分人和我一样,都不喜欢高油价。

商品的价格取决于供需关系,虽然原油具有一定的金融属性,但是我们也不能忽略原油实际供需关系的变化,对国际油价的影响。那现在的原油供给是变多了,还是变少了呢?这个问题,似乎还不能一概而论。而说明这个之前,我们则需要先清楚两个背景。

1/不同的地区生产的原油,其实并不一样,不仅如此,不同炼油厂,需要的原油也不一样。如果简单的将原油进行分类,我们可以大致分为轻质原油、中质原油和重质原油(这样的分法并不十分精确),而对于炼油厂而言,有些炼油厂是按照提炼重质原油设计的,有些则是按照提炼轻质原油设计的。

2/美国、俄罗斯、沙特既是目前全世界三大产油国,也是影响原油供给的重要变量。然而这几年,无论油价高还是油价低,俄罗斯的原油产量都在稳步增加,可是随着现在俄罗斯原油产能慢慢逼近饱和,俄罗斯原油产量正在逼近极限。所以美国和沙特正在会成为影响2019年国际油价的关键变量。

说到这里,我们要先回到2018年年底,当时国际油价大跌的原因之一,就是市场担心,随着全球经济增速的放缓,全世界对原油需求的增速也会放缓,另一方面,随着美国页岩油产量的不断提高,很可能会导致原油市场出现供给过剩。

时间来到2019年,无论是世界银行、IMF,还是各大投行,大家似乎都在继续下调2019年经济增长的预期。也就是说,相对于2018年年底时,现在市场对于2019年全球经济显得更加不乐观。所以这就使得原油需求的增速也会放缓。虽然OPEC预计2019年第三季度,全球原油需求将首次来到一亿桶/天,但是2019年总体需求不如预期则是事实。需求不如预期,那供给呢?是变多还是变少?

在2月12日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的报告中,EIA预测2019年美国原油产量将达到1241万桶/天,这个数值比EIA上次报告中的数字,足足提高了45万桶/天。所以美国原油产量的大幅增加,全世界原油需求又不如预期,会不会让原油再次明显的供给过剩呢?可能,正如OPEC在最新报告中指出,如果OPEC不继续减产的话,2019年全球市场将出现约20万桶/天的过剩供给。可是随着以沙特为首的OPEC开始减产,美国对伊朗原油出口豁免期即将到期,美国开始对委内瑞拉实施制裁,一切似乎开始出现了变化。

根据OPEC最新公布的数据,2019年1月OPEC成员国合计减产79.7万桶/天,这也是继2018年12月OPEC成员国合计减产75.1万桶/天后,连续第二个月减产。虽然1月79.6万桶/天的减产数量低于之前OPEC减产81.2万桶/天的目标,但却是创了2017年1月以来OPEC产量的最大降幅。而且随着美国的持续增产,全球对OPEC的日均需求量将也继续下降。在OPEC最新的报告中,OPEC预计全球2019 对于OPEC的需求将降至3059万桶/天,这个数字比OPEC上次报告中的数字减少了24万桶,所以我们极有可能在后面会继续看到OPEC的减产。

如果说,上面只是宏观层面上的供给变化,那对于不同地区来说,这样的供给变化则会显得更加明显。随着OPEC的减产,以及因为美国对伊朗、委内瑞拉的制裁,这些都让亚洲原油供给的变化来的更为明显。在这个区域,拥有中国、日本,这两大经济体,拥有全世界接近一半的炼油产能。可是,可用的原油却越来越少。

虽然中东生产的大部分原油和美国的页岩油,同属轻质原油,但是因为地理位置关系,亚洲各国的轻质原油更多来自于中东而不是美国。可是随着沙特的减产,将使亚洲的轻质原油供给量出现下降。

其次,在亚洲很多新的炼油厂,都是设计成适用于加工重质原油的 。然而随着OPEC的持续减产,作为OPEC成员国的科威特和阿联酋,他们的产量也会继续减少,而这两个国家生产的都是重质或中度重质原油。更麻烦的是 ,随着美国制裁委内瑞拉和伊朗的持续,这两个国家的原油产量也在持续下降,也使得很多新炼油厂所需要的重油,也在变少。(委内瑞拉生产重质含硫原油,伊朗也主要生产重质和中质含硫原油)而且更为关键的是,随着去年11月,美国对伊朗原油八个主要买家(八个买家中,大部分在亚洲)给予的采购豁免期即将到期,亚洲重油供给的问题,将会更加明显。根据Refinitiv资料显示,伊朗1月石油出口升至三个月高位95万桶/天,其中输往亚洲便有70万桶/天。理论上,一旦豁免待遇在5月初到期,伊朗石油出口理论上应该会归零,除非美国进一步延长豁免期,或是美国与伊朗达成某种协议(这个概率几乎为零)。

由于委内瑞拉以及部分中东石油产量减少,伊朗石油供应也有减少的风险,这使得重油供给的天平极有可能会出现变化。那对于这些新炼油厂而言,他们是要加价购买市场上所剩的重油,还是降低产能利用率呢?

显然这样的现象,市场已经先知先觉,最近油价的上升就是最好的例证。以布伦特原油为例,其价格已经从2018年年底时的约50美元/桶,一路来到了60美元以上。

或许,在今年的下半年,我们又将看到高企的油价了。

我的论述不一定完全正确,但是我希望可以让你对于事情有多一个方面的了解,希望借此可以帮助你更好的了解事情的本身。

作者:星宸湖

本文由星宸湖作者原创,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