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在线

高雷雷专访:我本来能成国际级球员

楔子

性格决定命运,如果在中国足球运动员中找个人诠释这句话,高雷雷可能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深究他足球生涯的每一个节点和转折,背后起着决定性作用的,似乎都是他那反叛不羁却又随性博爱的性格。

“傲”是高雷雷的标签

较真的高雷雷在1999年甲A联赛最后一轮,用一脚天外飞仙踢碎了辽小虎的冠军梦。不羁的性格也曾让他踢不上球而远走他乡,随性的他又在31岁那年毅然退役经营起了餐厅。但对足球运动的热爱,又让他退役四年半后复出,加盟西乙B球队科内利亚。

“傲”是高雷雷性格标签中最凸出的一个特性,对于自己的职业生涯成就他很骄傲。“中国就五个人踢过联盟杯,其中只有我没进过国家队。如果我的路要是再顺点,我是国际级球员。”这是他对自己的评价。

如此傲然的高雷雷有时做出的选择,却又比谁都更踏实和接地气。退役后开起餐厅的他,用自己做生意赚来的钱去山区支教、为北京打工子弟学校修建球场。

面对争议他又总能显出铮铮傲骨,从不向自己认为不对的事情低头,哪怕这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为了给北京打工子弟学校修建球场,他甚至在社交平台上与北京土著们论战,尽管他自己也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但却完全不能接受狭隘的地域主义。事后他的餐厅被上百人恶意差评,他仍然高傲地对媒体说:“没什么可解释的,清者自清。”

退役后高雷雷多次前往四川马边支教,且捐资修建小学、赞助校车

他实际上开阔而理性

运动员出身的高雷雷视野却很开阔,面对问题也很理性。“北京作为一个国际化的都市就得接受(外来人口和新移民)。来到北京干人事,那我就觉得他是朋友兄弟,来了不干人事滚蛋。大部分来的人肯定都是好人,都是来干事的。我们家帮着带孩子的阿姨,我就想,都是人都有孩子,我孩子一年15万学费,她的孩子呢?上打工子弟学校。后来我在北京四所打工子弟学校捐了四所球场,让孩子们有了跟公立学校一样的球场。”

凭借着这种视野和思辨能力,在西乙B享受足球的同时,高雷雷还在默默观察、学习西班牙足球的先进之处,以期未来回国后能有所作为。

9月底高雷雷在北京接受了专访。尽管蓄起了胡须,但他的面庞却精致得不似37岁,看起来正是现在流行的大叔类型。然而谈起他在西班牙踢球两年以来观察到的点点滴滴,又让人感觉他的成熟和视野似乎远超37岁。

访谈实录

问:这个赛季之前你和西乙B球队科内利亚完成了续约,你在这支球队一共效力几年了?几年下来有什么样的感受?

高雷雷:这是第三个赛季,我最年轻的队友是17、8岁,我比他们大一倍,我觉得挑战非常大。西班牙的竞争远高于中国,因为他们有几百万的足球人口,我们可能连人家一个零头都没有。我作为一名高龄球员,能够拿到合同,继续跟队训练比赛,对我来讲已经非常好了。我没有太多要求,上场时间进球什么的。我就是享受训练啊,西班牙足球训练的氛围啊,有机会去看看西甲的比赛啊。

问:在西班牙待了两年多,你感觉西乙B联赛在西班牙足球体系里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高雷雷:西乙B对于西班牙的足球金字塔是一个承上启下的位置,各个西甲的B队基本是踢西乙B,基本是每个队18、19岁的球员,这基本是他们在梯队最后一年效力了,之后要么是被梯队选走要么转会到西乙B的球队,到西乙的话可能性很小,除非是进入一队了。所以这个联赛可能是培养球员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帮助18岁19岁的球员有个锻炼的平台和机会。

问:你效力的科内利亚是一家怎样的俱乐部?

高雷雷:像我现在效力的俱乐部是一家小俱乐部,西班牙有很多这样的。相对而言他的青训非常好,西班牙每年也会淘汰很多(球队)。如果球队的青训梯队不完善,或者亏损都会受到足协处罚。我们现在对手有大力神这个队,四五年前这个队还踢西甲,客场还赢了巴萨,发不出工资被降级,上轮比赛我们刚赢了他们。西班牙的游戏规则是统一和公平的,大家都是一样的。

问:在国外踢球这么多年,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高雷雷:人与人的尊重、职业。我们现在俱乐部的老板每天都来看我们训练,他遇到每个球员会寒暄,会关心你的近况,但绝对不跟你说关于训练和比赛的事情。

在澳大利亚踢球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出国,当时还不会说英语。教练从酒店找了一个中国厨师当临时翻译,赛前战术会结束后他单独留下我说:“高,很抱歉占用你几分钟时间,因为今天的战术会你肯定没听懂。这是你自己的时间,我希望借用下这段时间给你讲一下战术要求和要点。”当时很吃惊,对于教练的用词和态度很惊讶。在国内很少见到,尤其是对于球员。

我们这代球员在国内踢球的时候,签合同都是把合同摆在你面前,你连看都不能看,连拿到自己那份合同权利都没有。只能说翻到最后一页,直接签字盖章。当然,也会告诉你今年你拿多少钱,没有谈的可能性。人家这是尊重、是职业。

问:在西乙B这个级别,球队每年大概要投入多少经费运营?

高雷雷:投入30万-50万欧元以下的话,可能就会比较微妙,有可能会降级,这个投入基本是要保级的。50万以上的话就是中游水平,100万欧元以上就是大投入。我们队主场球票5块钱一张,球场有一个酒吧,平时训练还有比赛日的时候都提供餐食。俱乐部一年盈利150万欧元左右。

像我们这种俱乐部,指望着一线队赚钱是很难的,能持平就不错。球员的工资、差旅都开销很大,像我们没有自助餐和住宿,已经节省了很多开支了。赞助商的话,我们还是有很多的,胸前、屁股、袖口都满了,因为这是当地的一个足球氛围,当地企业都会支持。青训是赚钱的,我们就一块球场,负荷一队和4-18岁所有梯队的训练。

问:一块球场怎么能满足这么多队伍训练呢?

高雷雷:管理好、效率高。早上八点一线队开始训练,一直练到九点钟。八点五十的时候,第二个队就在外面做准备活动了,九点准时交替。一直这样交替下去,到晚上十一二点钟。球场利用率很高。而且青训4-15岁不需要一个整场,同一个时间段可以有四个队同时训练。因为他的训练只需要3对3、4对4和5对5,青训不需要天天都是11人比赛,慢慢等到十一二岁的时候联赛才有十一人制,之前的联赛都是7人制、9人制。他的训练时根据不同年龄段的特点,遵循足球运动的规律,去设定场地范围。

问:科内利亚俱乐部总共有多少青训球员?

高雷雷:科内利亚有1200多名青训学生,国安要是能这么练,最起码有上万孩子。

问:你刚才说通过青训俱乐部可以赚到钱,这些孩子都交学费?

高雷雷:每个年龄段的一队他们叫A队,不需要交费,其他球队需要交学费。从B队开始收费,每个队的人员都是流动的,教练员也是流动的。踢得好就去A队,教练员成绩不好训练也不好的话,也会下课的。

问:国内青训有一个很大问题,青训教练待遇差,所以没人愿意去当青训教练,西班牙青训教练待遇如何?

高雷雷:国内是全职的,所以青训教练的工资就显得低,西班牙这边都是兼职的。我看到咱们中国搞足球一直在强调资金,我想没有资金就玩不了足球了么?很多时候,我们这里青训教练的工资是一个月三四百,因为他是兼职,对他来说其实不需要占用太多时间,每天两个小时左右。比赛日球员通道看门的,都是我们青训教练,不训练的时候他就是服务于俱乐部的工作人员。

每个俱乐部也会有一个青训的总教练,这个总教练是全职的,他会制订所有的青训计划,这样一位青训总监需要照顾3-5个年龄段。每个年龄段还有训练总监,监督每一位教练员的训练执行。训练前后他们会碰头开会,每天都要说练什么,练习的目的是什么,练得如何、效果怎么样,需不需要做调整,教练也会反馈自己的感受。

问:你们俱乐部青训水平如何?

高雷雷:人家西班牙4岁已经像模像样开始启蒙了,他们已经在场上把位置站好了,告诉你要向球门踢,要通过三个人的配合最终完成射门。已经在传递足球是个团队运动的理念。8、9岁的时候踢得就是很像一回事了,传球的准确度、拿球的合理性,等到15岁的时候再看,看到的是整个青训体系孕育出来的一代球员,看到他们就很震惊。我带了很多国内教练去看比赛,看我们队的青训,他们很多人看完就觉得中国足球更没戏了。

中国应该拿出与中超联赛对应的比例支持青训,比如养一个中超球队一年要几个亿,那应该同样拿出五千万到一个亿去支持青训。中国的转会已经脱离市场了,整个中国之于世界就像温州之于中国,炒球员已经把球员市场炒乱了。应该在第二级别,或者第三、第四级别联赛下功夫,在低级别联赛中限制外援。我觉得中国足球未来可能会有一个低谷期,因为中间有个5-10年的断档没接上。

问:通过观察西班牙的青训,你认为国内的青训问题在哪里?

高雷雷:我们青训体系有点乱,社区、校园、俱乐部都有。美国基本是校园,巴塞罗那主要社区和俱乐部。我曾经退役5年开餐厅,和北京一些青训的俱乐部有过接触、合作。他们想辐射整个北京甚至北京周边、整个华北,国外都是辐射自己周边。我曾经跟一个北京望京的青训俱乐部说,你们别那么好高骛远,我能看到每天望京地区的孩子一放学就换上你们俱乐部的衣服来你们这踢球,我能看到一代孩子这样,那就有希望了。

我们这里一放学,孩子都穿我们俱乐部衣服来训练了。我们的教育有残缺,我们培养出的是两种残疾,一种是文化生一种是体育生。文化生在体育方面完全是零,体育生如果在运动方面没有建树到社会上也是零。外国教育出来的是比较全面的人。我们这队里有个搞建筑的,平时不踢球的时候给人设计房子。还有一个是修游泳池的,还有健身教练和牙医,这些都是我队友。中国球员能做到么?中国人能做到么?作为第三级别及以下的球队,他有能力踢比赛也有能力在社会上找到工作。而我们能踢到这个级别比赛,又能在社会上找到工作的人太少了。

问:那你未来的打算是什么?回来搞青训么?

高雷雷:我今年在西班牙学了一个关于足球的MBA,这个阶段更多是积累东西。希望未来的话能为国内的俱乐部工作,帮助中国俱乐部能够更职业、造血能力更强。

问:你如何看现在国内俱乐部的运营情况?

高雷雷:实话实说我看不到太清晰的东西,虽然说现在中国足球很火,但俱乐部并不是一个健康的状态。如果俱乐部不能形成自我造血,有一天这些企业、赞助商不玩了,俱乐部怎么办?让大家感觉很没方向。我更倾向于俱乐部是一个很健康的状态去运作,这是我最感兴趣的一部分。

球队当然需要赞助商(投资人),但如果没有俱乐部该怎么办,还活不活了?我不可能控制足协,除非有一天我在足协任职。我觉得我能在一个俱乐部工作的话,我最起码能帮助自己的俱乐部职业化、规范化,每个职位多一个人我都不需要。我现在的俱乐部,办公室里的一个职员,白天是职员晚上就带孩子训练,他有教练员证。我们俱乐部老板很有钱,但是球队每天训练他都必到。对足球的执着,和中国老板对足球是不一样的。没有教练同意老板是不会进更衣室的,我一年在更衣室也见不到老板两回。

拜访巴萨前主席拉波尔塔

问:你认为自己的职业生涯达到了怎样的高度?

高雷雷:我不认可国内对球员的评价标准。这些话不是我抬高自己,只是觉得有很多国内球员都很出色(但没得到认可)。我在国内业余足球圈见到过很多曾经踢过球,能力水平完全可以踢职业的人,最后为什么没能踢?这里面的原因太复杂了。中国可能有一些很好的苗子,但是前方道路太凶险了,可能根本到不了金字塔顶。家长的因素、学校的因素、教练收钱的因素,全给孩子裁掉了。我的路要是能够再顺一点,我真看不上中国顶级球员,我应该是国际级球员。

问:路再顺一点怎么理解?

高雷雷:当时在99年的时候,联赛邵佳一踢不上,我和商毅是主力替补球员。当时德国那边看上了我和商毅,但我俩没去成,是邵佳一和另一个队友去了。因为当时国安的主教练说,这俩球员我用的上,要带走带那些踢不上的。这就是中国的教练员干的事。当然,这些都是事后我才知道的。

如果我当教练,我会把最好的机会给我的球员,而不会为了我的成绩影响球员一生。

这件事跟佳一本人无关,我们关系很好。自从佳一从德国回来之后,我发现他每天都是走的最晚的。那时候我知道他还是要回德国踢球的,他一直在做各种准备。每天晚上训练完了要单独给他留饭,健身房永远亮着灯。德国的职业化对球员的影响是很大的。

之后还有一年,贝尔格莱德红星和我们打了一场商业比赛,对方来了北京两次要我,国安都不放。两年之后我才知道这个事。

皇马也曾经想过签我,但是北京国安不放人。2005年我们去皇马集训,当时和劳尔、贝克汉姆他们一起踢训练赛,当时皇马说21号可以留下,有能力踢西甲。那时候翻译告诉我就很高兴,对方说会和国安开会说下我的事情,之后没下文了。回国之后,才又听到是国安不放。可是之后两个赛季,我出场又特别少。国安既不用我也不放我。

问:但后来你还是成为自由身转会了,离开中超对你有帮助么?

高雷雷:2007年自由转会芬超,当时我没想要自由转会,那时候还是想和俱乐部好好谈,以租借的方式去。结果俱乐部不同意,说你去那边踢球是国有资产流失。给我开的转会费是200万欧元,相当于2000万人民币,这在中国肯定是顶级球员了吧?你可以折算下,2006年底北京房价才多少,那会的2000万人民币,放现在应该值一个多亿。

我成为中国第一个自由球员的时候,就去打了联盟杯,如果再早点出去可能会更好。中国只有5名球员踢过联盟杯。范志毅、古广明、孙继海、贾秀全,我是五个人里唯一一个没进过国家队的人。中国以前的顶级球员是有水分的,是需要经过媒体炒作的、需要关系的,需要俱乐部的教练推送到国家队教练那。其实2002年世界杯我应该去参加的。我的能力水平在国外已经证明过了,我们球队凭借自己能力打了联盟杯,跟布莱克本也踢过。

结语

一个上午的时间,与高雷雷的访谈收获颇丰,但内容也有些庞杂,很多问题都有触及却也一带而过。

作为中国足坛第一位以自由身转会的球员,高雷雷先后在多个国家的联赛效力,他对不同国家职业联赛的管理、职业俱乐部的运营、青训的运作都非常熟悉。结合自身对国外足球运动发展的近距离观察,再加上一直以来对中国足球的思考,高雷雷对中国足球发展遇到的许多问题都有很独到的见解。

复出加盟西乙B球队科内利亚,又让高雷雷有机会近距离观察足球强国西班牙如何发展足球运动。今后高雷雷还会在西班牙定期或不定期带来更多对西班牙足球发展的介绍,分享他对中国足球发展更深入的思考成果。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