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新闻关注

静态|美军发布2018年作战实行判定年度报告

美国国防部作战试验鉴定年度报告(Director,Operational Test and Evaluation Annual Report;以下简称DOT&E年度报告),是按照美国法典第10标题卷第139条目要求,由国防部作战试验鉴定局每年年末制定发布,并呈递国会。DOT&E年度报告是每年度美军试验鉴定领域最为关键的综述性工作报告。

DOT&E 2018年度报告于2018年12月成稿,并于2019年1月底对外发布,共298页。此年度报告对2018年度国防部及各军兵种装备作战试验鉴定(Operational Test and Evaluation, OT&E)和实弹试验鉴定(Live-Fire Test and Evaluation, LFT&E)活动和鉴定评估结论进行了总结,主要包括:

1)2018年度作战试验鉴定活动总体情况及改进措施建议、试验资源及人才队伍建设总体情况;

2)国防部级项目(DoD Program)、军兵种级项目(Army/Navy/Air Force Program)、弹道导弹防御项目(Ballistic Missile Defense Program)三大类每个项目的年度作战试验鉴定活动概要、年度作战试验活动、鉴定评估结果结论及意见建议;

3)实弹试验鉴定(LFT&E)、网络安全、试验资源建设、联合试验鉴定(Joint Test and Evaluation, JT&E)等专题的年度进展情况及问题措施。

一、2018年度美军作战试验鉴定总体情况

作战试验鉴定局(DOT&E)对国防部全部232个装备采办项目(包括国防部级项目27项、陆军70项、海军76项、空军59项)的作战试验鉴定进行监督。DOT&E评审通过了30项试验鉴定主计划(Test and Evaluation Master Plan, TEMP)和92项作战试验计划,同时有1项试验计划未予批准;DOT&E年度向国会和国防部长提交了22份试验鉴定报告,向国防部其他相关部门提交了21份试验鉴定报告。

2018年是美国防部作战试验鉴定第七任局长Robert F. Behler上任后第一个完整财年(Behler于2017年11月正式上任)。Behler自2017年上任后重点关注四个方面,即对软件密集型系统与网络安全的试验、一体化试验、试验基础设施建设、建模仿真。2018年作战试验鉴定政策和DOT&E监督政策较2017年未有重大变更,在上述某些方面试验鉴定的策略和重点上更加明晰。例如,在试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Behler认为“现有的试验设施对装备真实作战环境和敌方威胁的模拟还不够,特别对于航天系统”,白沙导弹靶场、内华达试验训练场等5个靶场的对抗模拟已不能适应当前的作战环境和敌方威胁等。对此,Behler给出的解决方案是进一步加大建模仿真设施建设的投入,一方面持续开展建模仿真数据与真实系统/真实环境性能数据的比对,以加强模型的验证、确认与鉴定(Verification, Validation and Accreditation, VV&A);另一方面,进一步前置建模仿真工作,促进“模型—试验—模型(Model—Test—Model)”迭代改进机制高效运行。

二、2018年度国防部级和各军兵种级采办项目作战试验鉴定情况

2018年,27项国防部级采办项目中,全球联合指挥控制系统(GCCS-J)、F-35战斗机等11项开展作战试验鉴定工作并列入本年度报告;70项陆军采办项目中,AH-64E阿帕奇等24项开展作战试验鉴定工作并列入本年度报告;76项海军采办项目中,CVN 78福特级核动力航母、宙斯盾升级等23项开展作战试验鉴定工作并列入本年度报告;59项空军采办项目,F-22A升级等16项开展作战试验鉴定工作并列入本年度报告,其中包括全球定位系统(GPS)、联合太空作战中心任务系统(Joint Space Operations Center(JSpOC) Mission System, JMS)等2项航天司令部主管的航天系统。

三、2018年度空军航天项目作战试验鉴定情况

根据2017年美空军采办年度报告中公布的15项航天采办项目清单,2016年至2018年,空军航天采办项目作战试验鉴定活动及试验基础设施建设总体情况见下表。以下对2018年GPS系统、JMS系统作战试验鉴定情况,以及面向太空威胁的航天系统作战试验鉴定设施建设情况进行简述。

(一)2018年度全球卫星定位系统(GPS)作战试验鉴定情况

2018年,空军完成了GPS三大系统(空间段、控制和应用)的研制试验鉴定,包括GPS III(01)卫星任务准备度试验、下一代作战控制系统(OCX Block 0)测试、GPS军用用户终端(MGUE Increment 1)板卡测试。但由于进度拖延,2018年尚未开展作战试验。空军计划于2019年启动GPS三个系统的作战试验。GPS项目办依据采办策略变化、由于进度拖延带来的计划变化、由于启用新版军用代码(M-Code)和偶发性操作(COps)等新配置带来的新试验等,更新了大系统的试验鉴定主计划(Enterprise TEMP)至B版,并于2018年9月通过DOT&E批准。

此年度报告详细说明了GPS三大系统2018年开展的试验项目和试验结果,并对试验结果鉴定评估情况进行了详细说明。其中,主要鉴定评估结论包括:1)GPS大系统进度和性能风险正在改善但仍未完成,仍存在导致项目性能问题和进度拖延的风险;2)GPS三大系统正在集成,但由于存在技术瓶颈、研制进度拖延、缺乏集成策略等原因,在系统同步互联方面存在关键瓶颈;3)研制试验责任机构(LDTO)在B版试验鉴定主计划中初步说明了面对太空威胁的试验策略,但需要进一步表征太空威胁并提出详细试验策略,对此,空军作战试验鉴定中心(AFOTEC)应针对空间段开发试验方法、作战威胁想定、作战试验指标;此外,GPS III空间段作战试验仍缺乏必要的试验资源;4)LDTO主导开展研制试验的要求和范围扩大,并修正了试验计划。

DOT&E针对GPS系统对空军提出2条建议:1)应针对卫星在轨威胁,采用试验星和模拟器开展综合性试验;2)应积极推动战略司令部(USSTRATCOM)联合导航中心对用户终端进行推广应用。

(二)2018年度联合太空作战中心任务系统(JMS)作战试验鉴定情况

联合太空作战中心任务系统(JMS)是空军用于处理、集成、存储和显示空间态势感知传感器数据的软硬件及网络系统,JMS数据和分析将用于对航天部队的指挥控制与任务决策。JMS包括2个子部分(Inc 1、Inc 2):Inc 1为用户提供初步的作战态势和现有天基系统数据分析与共享等,正在服役;Inc 2目前包括SP-7、SP-9、SP-11三个功能包,其中SP-7于2014年交付,SP-9与SP-11正在开发中。

2018年3月至5月,空军作战试验鉴定中心(AFOTEC)完成JMS SP-9作战试验。JMS SP-9作战效能和适用性均未达到空间态势感知任务的要求,后续需要JMS项目办、承制方、用户和试验机构共同努力解决作战试验中暴露的一系列问题。目前空军已针对SP-11更新了TEMP,但DOT&E认为由于SP-9存在多项薄弱环节需要改进,SP-11的计划进度不具可行性。DOT&E认为JMS还无法支撑“太空篱笆(Space Fence)”项目开展作战试验。此外,DOT&E为空军提出了6项改进意见和建议。

(三)面向太空威胁表征的航天系统作战试验鉴定设施建设情况(Threat Representation for OT&E of Space Systems)

美国的对手正在主动寻求攻击性的太空控制能力,以缩小或超过美国的太空优势。虽然各军兵种针对典型太空任务环境对天基系统进行试验,但对于太空中真实对抗态势和环境预计不足、试验不充分,太空威胁表征与试验方法、工具、资源欠缺。

某些国防部级实验室已经建立了太空威胁表征系统,如激光武器试验系统、高能试验罐等,但军种级作战试验机构和项目办尚未应用这些试验设施。在情报领域也建立了一些太空威胁模型,但尚未应用。

DOT&E在2016年3月的一份备忘录中就提出了“军种及其作战试验机构应加强识别与跟踪太空威胁的能力,识别太空威胁表征的关键技术瓶颈以申请经费进行攻关,开发能够对太空威胁进行评估的建模仿真能力”。军兵种应针对已识别的全部威胁对首发星或试验星进行地面试验,同时,真正的卫星操作人员应采用地面站给卫星下指令等等,以保证在作战试验鉴定的充分性。发射后,军兵种应建立航天系统全寿命周期内的太空威胁表征文件,以支撑测试与演训、对大系统的评估、新战术新技术新规程的生成等。

空军作战试验鉴定中心(AFOTEC)和航天与导弹系统中心(SMC)项目办应对试验基础设施提出要求。同时,国防部应提高对太空威胁表征试验设施建设经费的优先级。虽然空军对太空威胁表征试验设施建设需求进行了研究分析并形成了要求,但呈批件尚未批准。

来源:空间瞭望智库

(本文为网络摘录或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或刊登媒体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