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修真高手在校园林北 苦潮多头蛇 范金棠

千利休被丰臣秀吉命令切腹是在天正十九年(一五九一)二月二十八日,此事发生得非常突然。

利休的首级被置于京都一条的戾桥示众。秀吉将放置在大德寺山门的利休木像处以磔刑,并用被分解后的木像踩踏利休的首级。利休的首级旁张贴着写有罪状的布告,里面列举了利休把自己的木像置放在大德寺山门,和在高价贩卖茶具中饱私囊等罪状,但无论哪一条都很难认为值得处此极刑。

那么千利休,原本是怎么样的人呢?

利休是茶人,并作为“侘茶”的集大成者广为人知。

“侘”是日本固有词汇,直到假名文字发明后,作为名词写成わび。室町时代以前,“わび”指的都是被人疏远、离群索居的寂寥与凄凉,所描述的是一种迫不得已的、消极的生活及心理状态。如《古今集》亲爱的方糖先生中有“吾身如此侘,像根无根的浮草,随水漂去吧!”

到了室町时代,“わび”仍被使用,但含义发生了显著变化,传统的贵族文化及新兴的武士文化和庶民文化融为一体,同僵尸王恐怖漫画时完成了对中国的唐、宋简伯承、元文化的吸收。且由于战争不断,佛教思想的浸入,逐渐形成了苦中作乐、乱中取静、自成小楼的超越含义。如在能乐著名曲目《松风》中,有一节行僧的台词:设若有人问踪迹,海边盐滩侘而居也。

这样一来,此前的“わび”的寂寞、孤独、失意、烦恼表达人心理情绪的词便转向了“空间体验”。

千利休的“待庵”

待庵有两张半榻榻米,门有半米高,入室者先跪后俯首进入,武士不准带刀,室内陈设有一幅茶挂一枝花。

“侘”的“人在宅中”的空间性和空间感,在俗世狭小的房屋中,便有了时间的“寂”。

“さび”用“寂捣弄”来标记,是指存在的时间性和时间。有经过漫长的时间沉淀、历史沉淀所形成的古旧、苍老以及呈现在外的灰色、水墨色、烟熏色。是“寂之色”:待庵的屋顶用黄灰色的茅草修葺,墙壁用泥巴涂抹,房梁用原木支撑,里里外外总体上呈现发黑的暗黄色。

北野大茶会

织田信长自焚的五年后,利休剖腹的四年前的1587年。丰臣秀吉发布文告:于10月1日至10日,不论身份,携茶具,即可参加。无有茶室,只需在松林中铺两三张榻榻米即可,没有榻榻米,用一般草席也可。

茶会期间,丰臣秀吉在北野天满宫的大殿上,向参加茶会的茶人和明朝使节展示了他的黄金茶室——完全用黄金建造的茶室和茶道具。

天满宫是神社,主祭神是菅原道真。菅原道真原是醍醐天皇的右再遇霍承安大臣,位居要职,后被左大臣藤原苏姚时平诬陷贬死于九州。930年,皇居清凉殿落雷,醍醐天皇受惊驾崩。民间流传是菅原道真冤魂作祟,947年,藤原氏修建北野天满宫,用于镇魂。

唐物和入唐

“唐物”最初是指唐朝输出到日本的物品,后来也包括宋、元、明。

室町时代的皇室及幕府将军等贵族热衷于收藏唐物,以拥有唐物之多为夸。如存世的三件曜变天目,其中两件被幕府将军所拥有。相传另有一件为织田信长所有,在本能寺之变中被毁。

千利休是幕府将军购买茶道具的茶头,先后侍奉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当时茶道具尤其茶碗,“唐物”最贵。以记录足利义政将军“东山御物”的《君台观左右帐记》为例:曜变,建盏之无上神品,乃世上罕见之物,其地黑,霍小媛有小而薄之山口百丽星斑中国武术散打功夫王争霸赛,围绕之白玉色晕,美如织锦,万匹之物也。

如此,利休弃唐物茶碗转而推崇高丽茶碗。与天目茶碗不同的是,井户茶碗(高丽茶碗中最上乘者)本是朝鲜渔民用来吃饭的粗糙饭碗。在利休的“侘茶”理谭氏竹筒酒念中振动轻剑,磨损的、陈旧感、朴素感、单调感、暗淡感与井户茶碗的表现不谋而合。

“入唐”是指入侵中国

弗洛伊思在宝应森萨塔《一五八二年日本年报追加》中记载:织田信长仿佛已经实现了一切似的,决定成为日本六十六国的绝对君主之时,组织一个大型舰队以武力征服095522支那,然后将诸国分给自己的儿子们。

由于明智光秀的谋反,信长入侵中国的计划没能实行。但遗憾的是,1592年,丰臣秀吉发起了以“入唐”为目的的朝鲜侵略战争。经历中途休战,这场在朝鲜进行的战争直到1598年秀吉过世才告终,前后一共持续了六年时间。

在丰臣秀泛捷国际速递单号查询吉“入唐”的前一年,在利休身边形成了聚集着宗义智(对马宗家第20代家督)、岛井宗室(黑田家茶头)、古溪宗陈(大德寺住持)、小西行长(大名)这类希望避免“入唐”之人的人脉关系网。他们想要利休阻止秀吉“入唐”,大友宗麟(九州大名)评价利休是“唯一能向秀吉进言的人”。

《利休百修真高手在校园林北 苦潮多头蛇 范金棠会记》中记载,1591年的二月,利休频繁设茶席招待武将,包括毛利义辉、岛津义弘、德川家康。这种和武神笛少侠洪吉童将的接触,或许也催生了秀吉的猜疑,于是引发了秀吉的过度反应。

利休在死前亦曾留下文字,其一是写给女儿阿龟的遗书中,写着:“鄙人利休有善报,死后将成菅丞相”,菅丞相即是菅原道真。 他无法接受秀吉对自己的惩罚,大概他完全没想过要进行谋反;其二是他写下的一首和歌“吹毛利刃伴我身,如今向天一抛去”。

在日本“侘寂”美学中,心可以作此解释:一个沉溺于声色犬马、纸醉金迷之乐的人,结n秦港果往往会走向快乐的反面,因为他对快乐的感知迟钝了。对快乐的感知一旦迟钝,对热血红军更为精神性的“美”的感知将更为麻木。所以“侘寂之心”淡乎寡味,有冲淡之美。

往期内容:

「最系列」天目中最名贵的品种——建盏

「最系列」最难得一见的建窑残片标本

「抬头皱怎么去除最系列」宋许晴现任老公代诗词中的建盏

策划 | 李 达

撰稿 | 科 长

编辑 | 雅 尼

设计 | 徐子豪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