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在线

金枝欲孽黛妃 偷得一生情 温心青霞

1997aqgy4年,上映了一部叫做《千钧一发》的电影。

即使在20年后的今天,回头看这部电影,都会引人深黄天戈不是神童思。

电影讲的是在未来的某一年,基因编辑技术被广泛使用。基因决定命运,几乎成为金科玉律。故事的主人公文森特非常不幸,出生以来就有基因缺陷,患有先天性的近视和心脏病。根据其基因预测,他只能活到30岁。于是文森特的父母“定制”了一个有着优良基因的弟弟。

文缘来是爱森特的梦想是漫游太空,然而由基因导致的先天缺陷令他无法圆梦,直到他遇到了太空中心的杰罗姆。杰罗姆因基因定制有着近乎完美的基因,却在一次意外中半身瘫痪。二人决定调换身份,文森特千方百计隐藏自己的基因信息,每天都认真清洗掉自己的皮屑毛发,不暴露任何蛛丝马迹。而杰罗姆则需要每天为文森特准备血袋等物品,以帮助他伪装成自己。

为了不影响广大读者去看原电影的兴致,我就不再剧透了。20年前,这部电影的想法是非常超前的。它预言了随着生物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完全有能力通过技术手段编辑自己的基因,同时也揭示了基因编辑给人类带来的各种问题。

巴利耶夫的狐狸

上面说的,只是充满想象力的一部电影。但其实在科学实证上,人类在基因优化方面的努力,从未停止过。

上世纪60年代,前苏联有一位名叫巴利耶夫的生物学家。他对于狐狸做的一系列实验,对以后的基因研究产生了重要影响。

巴利耶夫的试验目标很简单残忍腿甲:他想要培育那种对人类更友好,更容易驯养的狐狸。于是他在一批狐狸样本中进行筛选,每次筛选出脾气最温顺,最容易驯养的10%的狐狸,然后基于这些“最有爱”的狐狸进行配种。这样经过大约四代狐狸的定点培育,新出生的狐狸天生对人类有很强的好感,喜欢做人类的小乖乖。

在巴利耶夫去世后,其助手图特接过导师的衣钵,继续进行这项研究。图特曾经写道:

通过高密度的定点培育,我们将几千年以来产生的进化过程,压缩到了几十年内。

巴利耶夫通过实验证明:在短短几十年内,通过定点培育等手段,是可以改变生物的基因的

优生学(Eugenics)

英国19世纪的学者弗朗西斯高尔顿曾经写道:

是否人的品质,可以借由选择父母 — 即选择来源,有目的地改善人的生理特征与精神层次?

并首次提出“优生学(Eugenics)”一词。

世界各国都不乏优生学的信徒。最臭名昭著的“优生学”拥趸,可能就是希特勒了。在希特勒的推动下,优生学在纳粹德国得到全面的推展,并与种族灭绝结合在一起。当时的德国政府以经济理由将不具生产能力的人口以各种方法处理掉,阻止童模希希他们繁衍后代,并要求每个国民都必须保持强健的体魄。1933年7月,纳粹党甚至在德国开始推行《防止具有遗传火字旁加日加立性疾病后代法》,将数十万名有遗传性疾病的人强制绝育,遭到了历史的唾弃。

新加坡的开国之父李光耀,也曾是“优生学”的支持者。1983年8月,李光耀在国庆群众大会上爱城论坛讲话指出,新加坡的男性大学毕业生若要他们的下一代像他们一样有所作为,就不应该愚昧地选择教育程度和天资较低的女性为妻。

为了鼓励高学历夫妇生育更多的孩子,新加坡政府在1984年决定,让大学毕业的母亲生育第三个孩子后为子女择校时享有优先权。这种赤裸裸的“学历歧视”,在新加坡引起了巨大争议。

英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凯恩斯,美哈根达斯圆满臻萃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和柯立芝,文学家萧伯纳,年轻时的丘吉尔等都对优华联后街吧生学充满了热情。凯恩斯甚至是1937~1944年间英国优生学协会(British Eugenics Society)的主席。

20世纪后半叶,大部分民主国家掀起了一浪接着一浪的平权运动。带有歧视色彩的优生学,渐渐失去市场。

基因差异决定命运

现实生活中,似乎确实存在先天差异导致的命运差异。以智商为例。很多研究显示,智商和一个人的学习成绩、工作表现、领导力等都有很强的相关性。

如上图所示,智商更高的人在小学阶段的成绩更出色,学历更高,工作上郑渊洁买十套房表现更好,工作升迁几率更大,面试的成功率也家中要出贵人征兆更高。同时,智商更高的人群,出车祸的概率更低,被忽悠和“洗脑”的概率水元更低,在人际沟通时更加自信,甚至更不容易患上精神分裂症。

如果有得选,每个人肯定希望自己和孩子的智商更高一些。问题在于,一个人的智商,在很大程度上是由遗传决定的。研究(Bouchard,2004)显示,人的基因对于其智商的影响程度,介于20%(幼儿阶段)~80%(青少年阶段)之间。

发达国家整体智商水平有下降趋势

过去10年,很多发达国家学生的平均智商似乎有下降的趋势。

举例来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学生的平均PISA考试成绩,从2009年的小花农奋斗史515分,下降到了2015年的509分。像英国、法国、荷兰、丹麦、德国等国家,都发生了学生考试成绩普遍下降的情况。

照道理来说,政府对于教育的支出并没有明显下降,为什么学生们的考试成绩不升反降呢?背后有这么几个可能的因素:

第一、高科技。

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在如今,只要有一个智能手机,很多知识根本不需要学生去记忆或者理解,在网上搜一下就能获得现成的答案。当学生被允许带着计算机进考场时,所有的加减乘除四则运算都变成了多余。由于手机上都有地图,因此我们不再需要有方向辨别能力,即使是路痴,也能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畅行无阻。照目前的人工智能科技发展速度,再过几十年,很多基本的生存需求和服务,都可以用机器来完成。人已经被科技“逼”得越来越懒。

第二、教育带来的边际效用递减。

当一个经济体中的大多数劳动力,其平均学历从小学毕业提升到中学毕业,并且有更多的人进大学时,该经济能享受到极大的“教育红利”。比如1970~1990年代的新加坡,1980~2000年代的中国,都是这方面的典型。

但是当教育全面普及,大多数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都至少能上中学/中专以后,这方面的边际效用,就开始递减。

从上图中可以看到,OECD发达国家中人力资本的增速,正在逐年下降。也就是说,通过普及和提高全体国民的教育水平来拉动经济,其边际效用正在递减。

第三、吃得太多太好,反而不健康。

在二战结束后,很多国家普遍面临的挑战,是吃不饱。但军门艳史是在经济发展,丰衣足食之后,我们又开始面临另一个大难题:那就是肥胖和心理不健康。

上了点年纪的读者,对这一点肯定有很深的印象。记得小时候,每次对大年三十的年夜饭都十分期待,因为那顿晚饭,可谓是一年之中最丰盛的晚餐,平时舍不得杀的鸡,舍不得吃的肉,在那天晚上都会拿出来分享。但现在的90后和00后,完全体会不到这种幸福感,因为他们从小就出生在不愁吃穿的环境下。

但解决了吃不饱的问题,并不代表我们就没有烦恼了。我们现在担心的,是青少年中日益升高的“忧郁症”病患比例,自杀率以及过度肥胖症。现在的年轻人,虽然不用担心吃不饱,但身体上的毛病却不一定少,还不一定有30年前的年轻人更健康。更差的健康状况,也会影响其智力的发展。

基因编辑是新的百香果种子用纸巾催芽优生学?

智商很重要,但提高智商又很难。21世纪以来,随着科学技术,特别是基因编辑技术的发展,让人类对通过改良基因来提高生理机能的想法,又产生了新的希望。

如上图所示,仅仅是在2001年左石刈亚璃依右,编辑一组基因的成本,高达1亿美元左右。但是在接下来的十几年中,基因编辑的成本大幅度下降。到了2017年,编辑每一组基因的成本,仅为1000美元左右。由于成本的大幅度下降,使得基因编辑的研究,在全世界各国遍地开花。只要政府没有明令禁止,就有科研人员敢于尝试。

2016年1月,英国人类受精及胚胎学管理局下令,准许基因改造人类胚胎的科学研究。英国国会通过有关决议,允许科学家改造人类基因以防止遗传病。英国是全球第一个允许改造人类胚胎基因的国家。

2018年11月,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据报道,她们的基因经过人为编辑,能够天然抵抗艾滋病。该新闻公布后,在全世界引起轩然大波,引发了数以百计的科学家的反对。主导该科研项目的贺建奎副教授,成为争议人物。

科学家们普遍的担心是:基因重组这一“潘多拉的魔盒”,一旦被打开,就永远关不上了。

研究(SHULMAN AND BOSTROM, 2014)显示,如果经过连续5代人席嵩待罪的基因筛选,我们就能将第五代后代的智商,提高大约65左右。智商提高65,是非常明显的进步。优学宝分期一个人智商为100的话,大约可以算是普通平均水平。但是一个人的智商如果达到165,那就是天才级别了。经过5代人的“定点基因”培育,我们就能将普通人变飞度两厢揭阳市报价为天才,这对于很多政府和家庭来说,有很大的诱惑力。前车之鉴,一旦这项技术被别有用心的政客利用,变成了新的优生学,对全人类的发展未必是好事。

展望未来,会否有更多的政府,投入到生物基因研究的“大战”之中?像本文一开始提到的《千钧一发》中的“基因定制”新人类,是否会成为现实?倘若成为了现实,我们又该如何对待?如果出生时基因就有缺陷,是不是这辈子就“废”了?这已经不仅仅是“科技”问题,而覆盖到了哲学、人文和伦理的范畴。

有时候,科技的进步,有自己的节奏,根本不会等待立法和伦理的完善。对于这场可能很快就会来临的“基因风暴”,我们应该广开言路,充分讨论,未雨绸缪,早做准备,争取让日新月异的基因科技在最大程度上为人类造福。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参考资料:

豆瓣电影:千钧一发 Gattaca

Thomas Bouchard, “Genetic Influence On Human Psychological Traits - A Survey,”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3:4, (August 2004): 148-151.

CARL SHULMAN AND NICK BOSTROM, "EMBRYO SELECTION FOR COGNITIVE ENHANCEMENT: 金枝欲孽黛妃 偷得一生情 温心青霞CURIOSITY OR GAME-CHANGER?" GLOBAL POLICY, 2014, VOLUME 5.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