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道士下山,少女,美空

2009年,一本名为《The Accidental Billionaires》的传记书,讲述了Facebook创始人Mark Zuckerberg是如何在23岁成为世界上最年轻亿万富翁的故事,后来这本书还被改成提名8项奥斯卡提名的电影《社交网络》。

Oculus创始人之一Brendan Iribe和Mark Zuckerberg

同年5月,Facebook的全美访客数量超过社交网络巨头MySpace(数据来源:ComScore),走上了成为全球最大社交网络的道路。至于Facebook的下一篇章又在哪里,Zuckerberg在2014年已经有了头绪。

“在2014年3月25日的一个下午,Facebook CEO Mark Zuckerberg突然造访南加某创业公司... 在该公司的小型餐区里,Zuckerberg滔滔不绝地谈论着一项他认为将称霸世界的穿戴式技术。而听他演讲的50几名年轻工程师、创业者和梦想家们,便是Oculus Rift背后的创始团队。”

Palmer Luckey

“为了VR终成现实!为了游戏!为了教育和社交!”Oculus当时的21岁创始人Palmer Luckey这样说道。就在一小时之前,Facebook曾表示愿意以30亿美元巨额收购这家公司,这伍露茜一举措造成了随后的新一波VR热潮,也是被业内人士常挂在嘴边的一大事件。

以上引号部分节选自新书《The History of the Future》的序言,这本书由畅销传记书作者Blake Harris撰大闹涵芬楼写,为了写这本书他查阅了Facebook/Oculus提供的2.5万怪盗基德之盗圣系统份资料。书中讲述了Oculus被收购的始末以及与Zenimax持续多年的侵权案,故事一直讲述到Luckey在2017年离开Facebook。

本书第23章《Nine Stories》讲述了九个小故事,主要围绕着2013年4月收到第一批Rift开发者套件(DK1)的开发者们,据悉,当时有56334台被送到了114个国家的开发者手中。这九个故事,从近距离阐述了9个开发者/工作室,因为Rift DK1 VR头显被改变人生的经过,以下是青亭网对这些故事的整理。

1,Justin Moravetz(VR游戏公司ZeroTransform创始人)

7年级的时候,Justin Moravetz就认为VR是未来,他甚至还利用VGA接口的显示器和两个Game Boy屏幕放大器自制了一个头显。从那之后,他为了儿时的VR梦成为现实,等了20年。在这段时间,他没少经历失望,他见证了Forte的VFX1、eMagin的Z800 3-DVisor等VR设猫咪公主成就攻略备。他还曾在索尼娱乐公司(索尼互动娱乐前身)担任3D动画师,在那里他发现这家娱乐巨头当时并未对VR进行过多探索。

这时候Moravetz发现,VR要想发展,就将需要一家黑马般的初创公司复活这项技术,从而吸引科技巨头公司加入竞争。在收到DK1的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这个愿望成真的曙光。

在收到头显之前的六个月里,Moravetz就开始利用Unity游戏引擎开发一款玩法像《快打砖块》的复古风VR游戏:《Proton Pulse》,收到D岳阳王建岳K1后,他已经迫不及待测试自己的游戏了。

2,Denny Unger(Cloudhead Games CEO)

第一次体验DK1的时候,Denny Unger激动地哭了出来。自从1992年在加拿大埃德蒙顿的夏季游园会上体验过VR设备后,他就对VR着了迷,他觉得如果VR硬件也能像游戏主机一样发展石俊男,那用不了几年这项技术也能火起来。

现实并未如他预期,后来他在一群名为MTBS3D的VR死忠粉丝团体中遇到了Lucke袁宝瓃y,他认为abp485Luckey成功使用现有技术找到了制作价格亲民VR设备的办法。为此,他还自towords愿申请为Oculus公司设计Logo。

后来,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和喜爱VR,他辞去了电脑游戏设计师的工作,在自家车库成立了一家专注“深度沉浸式”游戏开发的工作室:Cloudhead Games。

他想要做一款结合电影中的冒险精神与隐藏挑战、神秘岛等元素的解密游戏:《The Gallery》,并且在2013年3月在Kickstarter上启动了众筹,尽管达到筹集目标很难。

后来他回忆,在拿到DK1并体验其中的意大利托斯卡纳区Demo时,他以为自己像是真的到了意大利,感动到留下了快乐的泪水。他想,如果第一代VR头显能做成这样,那未来将不可估量。因此,他激动地给老朋友Luckey写了一封邮件,说:“感谢你带我们来到了未来。”

3,Owlchemy Labs(后被谷歌收购)

Oculus启动众筹几个月后,Owlchemy Labs的毛晓舟CTO Devin Reimer对CEO兼创始人Alex Schwartz说:我认为VR领域在未来还有40年要走,我们也应该在这里做点什么。Reimer坚信,VR很快将颠覆整个游戏领域。

当时的Owlchemy Labs是一家专注移动端游戏的公司,Schwartz对于VR并不十分了解,但他相信Reimer的直觉,因此同意购入一台DK1。

后来他们也没再提这件事了,直到DK1到了他们手中,在体验过头显和SDK后,二人眼前一亮,决定用一个月时间将现有的一款游戏做成VR版。这款游戏叫做《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它原本是基于Unity开发的,因此移植到Oculus上只花了2天,因此他们将余下的时间用于丰富游戏的内容和机制。

在这段时间里,Owlchemy团队发现,VR群光林茂桂游戏的视角很重要,手柄操作很关键,晕动症也是可以解决的,最重要的是:如果对任何人说你“将公司的未来压在VR”上,那他们每个人肯定都会说“你疯了”。

4,CCP(VR游戏《EVE:Valkyrie》的开发公司,现已暂退VR领域)

2012年底,CCP Games的一名高级网页开发者Sigurur “Siggi” Gunnarsson希望在公司中找到志同道合的人,组件一个小小的VR团队,他在给全公司的邮件中写道:这个团队的目的传奇小法师不是为了盈利道士下山,少女,美空,而是为了兴趣,为了学习新东西,尝试新点子。

没过多久,一个VR团队就成型了,除了Gunnarsson,还加入了美术设计师Andrew Robinson、软件工程师David Gundry和QA(质量保证)分析师Ian Shiels和Louisa Clarke。他们只有两个共同点:都是《EVE Online》团队中职位较低的成员,而且都迷恋VR许多年了。

Gunnarsson对他的团队说,从大学开始,他就在幻想能有一款VR游戏,让他和朋友们像玩《龙与地下城》和《暗影狂奔》一样瞬间移动到某处,合作闯关。

这种多人合作、社交与分享的想法得到了团队其他成员的认可,他们就开始讨论什么样的体验能适合多人模式,是过山车?火箭在太空中竞赛?虫洞大战?经过一番激烈讨论,Louisa Clarke提出了一个大家都觉得有意思的点子。

5,Chris Gallizzi琅嬛府主(现就职于Hyperkin公司)

Chris Gallizzi很喜欢玩《上古卷轴5:天际》,所以他就想:如果自己能真的变成其中的龙裔该多好。因此,他利用开源VR驱动器Vireio Perception开始制作可用于DK1的《天际》mod。

在向公司同时进行两次演示后,他优化了VR版《天际》的体验,让部分人开始看到VR的优势,因此他对Hyperkin CEO Steven Mar说:也许我们可以试试VR。

Mar认为,Hyperkin是专门做复刻版游戏机的公司,他没准备好向VR的小众市场投入过多资源,但他批准Gallizzi可以在业余时间研究VR。

后来Gllizzi的《天际》mod开始在网上火了起来,Kotaku、IGN等多家游戏媒体门户都开始报道,后来,有“VR传播者”之称的Cymatic Bruce也表示了认可。

6,Cymatic Bruce(VR传播者)

他原名Bert Wooden,他白天是伽利略夏令营的项目主管,晚上就使用“Cymatic Bruce”这个化名,变成了受人喜爱的VR传播者。

Bruce的YouTube频道上充满了他每日的VR体验,在4月13日那天,他上传了自己用Oculus Rift玩《天际》mod的视频。他表示,《天际》mo大爷操d体验感太棒了,尽管唯一的缺点是必须配合鼠标和键盘宋江庙。

在当时,Bruce并不是唯一一名上传Rift游戏视频的Up主,但在开发者们刚开始拿到DK1的那段时间,他几乎每一天都在直播,向大家介绍新mod、demo和游戏。

在直播了《天际》mod的第二天,他又上传了用Rift体验《半条命2》的视频。

7,Paul Bettner(《超级幸运狐》VR游戏开发公司Playful Corp创始人)

“我在Oculus Rift上万了《半条命2》”,Paul Bettner对自己16人的开发团队说道,“简直刷新我的人生,毫不夸张”。

他希望公司将全部开发资源从Ouya平台王妍体操转移到Oculus上,但陷入了一个“鸡和蛋的问题”,在Ouya上开发游戏的好处是,向PC端移植容易,但是PC端再向Rift移植并不容易,而Rift的用户基数只是PC的0.001%。

为此,他向Spark Capital合伙人Nabeel Hyatt(也是他的好友)寻求意见,刚好当时Hyatt在为Spark Capital调查向Oculus投资的事宜。在谈话中,BeEndridettner表示自己非常看好Luckey、Iribe的Oculus团队,也透露自己在为Rift开发游戏,但是考虑到风险问题,这款游戏并不是他心中想要的VR独占游戏。

Bettner真正想开发的游戏是一款VR版的《超级玛丽》,但是VR市场还不成熟,他们公司无法承受太大风险。

在二人谈话后,Bettner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让他既能成为VR的领航者,又能为公司负责。(这一想法,应该是为后来成立的Playful Corp.奠定了基础)

8,Joohyung An

VR对于Joohyung An来说,不只是游戏那么简单。在他念大学建筑系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VRML(虚拟现实建模语言),发现它可以将建筑、社区等虚拟环境可视化。

多年后,Oculus的Dillon Seo给An展示了VR版《Hawken》,An也拿到了自己的DK1,但他不想做游戏,而是想做电影。他觉得,在VR头显6英寸头显上,你其实可以感觉自己在看60英尺宽的屏幕。(后来他开发了VR Cinema3D应用)

9,GOROman

在体验过Joohyung An创作的VR Cinema3D应用后,外号GOROman的Yoshihito Kondoh表示:“好可怕,还以为自己在电影院。”

他还很喜欢不断有开发者推出的Rift体验,还有体验者上传的视频,他最喜欢的还是看90岁老奶奶戴上VR头显后大喊:“天啊”。

让他觉得VR潜力无限的原因,不仅是因为这些酷炫的内容,他更深的感觉是:自己在参与一项特别的事业。

在看到Cloudhead充满热血的招聘启事后,他更加决定要开发VR版的MikuMikuDance。

MikuMikuDance,狼吻门简称MMD,它是一款免费的3D动画制作软件,透过其他3D建模软件将VOCALOID的初音未来等角色制作成3D模块,导入MMD进行动画制作。

但是在当宝树堂麝香壮骨膏时初音未来没有VR版,为了让粉丝们与她近距离接触,让初音未来更逼真,GOROman开发了《初音未来握手》VR体验。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