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存在感很低的宋仁宗,为何出生苏轼、欧阳修这么多耀眼群星?

我们继续来说宋仁宗。仁宗本人可以说是一个庸常的君主,没有什么雄才大略,也不见有什么丰功伟业,存在感似乎也特别低,连一个类似明朝正德皇帝“游龙戏凤”、清代“乾隆下江南”的风流传说也没有留下。

民间以宋仁宗朝为时代背景的故事演义倒是挺多的,比如《三侠五义》及包公案、《杨家将》、《呼家将》、《万花楼》,讲的故事基本都发生在仁宗朝,就连《水浒传》也是从仁宗朝写起:“话说大宋仁宗天子在位,嘉祐三年三月三日五更三点,天子驾坐紫宸殿,受百官朝贺。但见……”但宋仁宗演的基本是路人甲,从来都不是主角。虽然在“狸猫换太子”的戏文中,那个可怜的太子就是宋仁宗,但他扮演的还是打酱油的角色,真正的主角是包青天。

然而,宋仁宗在位的四十二年间(1022-1063年),却是中国历史上人才济济的时代,非常多的宋朝牛人都是在宋仁宗朝涌现出来的,我们先列一个宋朝牛人不完全名单吧——

政治杰出人才有:范仲淹、吕夷简、杜衍、庞籍、包拯、韩琦、富弼、文彦博、狄青、张方平、赵抃、唐介、吴奎、范镇、吕惠卿、吕公著、宋庠、吕大防、吕公弼、范纯仁、曾布、章惇、蔡襄、王安石……

文化杰出人才有:苏洵、苏轼、苏辙、曾巩、欧阳修、张先、柳永、晏殊、宋庠、宋祁、尹洙、梅尧臣、苏舜钦、黄庭坚、张载、邵雍、周敦颐、程颢、程颐、沈括、苏颂、胡瑗、孙复、李觏、宋敏求、范祖禹……

这些名动一时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哲学家、科学家,全都活跃在仁宗朝,或者是在仁宗朝登上历史舞台。


明朝文学编辑家辑录唐宋大家散文选,将唐代韩愈、柳宗元和宋代欧阳修、苏轼、苏洵、苏辙、王安石、曾巩八位散文家列为“唐宋八大家”,其中这六位宋人,全都出现在北宋仁宗一朝。

北宋的学术界形成多个学术派别,如关学、濂学、新学、洛学、蜀学、朔学、象数学,这些学术派系的开宗立派之人——关学的张载、濂学的周敦颐、新学的王安石、洛学的程颢、蜀学的苏轼、朔学的司马光、象数学的邵雍,全都是宋仁宗时代养成的。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宋仁宗嘉祐二年(1057)录取的进士名录,可谓群星闪耀。主持那次考试的考官团队,也是非常豪华:“以翰林学士欧阳修知贡举,翰林学士王珪、龙图阁直学士梅挚、知制诰韩绛、集贤殿修撰范镇并权同知贡举”;“天章阁侍讲卢士宗、集贤校理张师中封印卷首,馆阁校勘张洞、王猎充覆考官,梅尧臣、张子谅、张唐民、董参、吴秉、鲜于侁充点检试卷,张师颜、刘坦、李昌言、孙固、崔台符充诸科考试官”。欧阳修、王珪、韩绛、范镇、梅尧臣等人,都是北宋的大牛人。

而他们选拔出来的及第进士,更加牛。这一科进士中,有苏轼、苏辙兄弟,曾巩、曾布兄弟;有理学家张载、吕大钧、程颢与朱光庭;有文韬武略兼备的王韶;有后来的变法派中坚力量邓绾、吕惠卿、林希、张璪。还有一位变法派领袖章惇其实也参加了这次考试,并且及第,只是名次居于他叔叔章衡之后,章惇觉得羞耻,拒不受敕,告辞回家。嘉佑四年(1059),章惇再次参加科考,进士及第,名列第一甲第五名。

在嘉祐二年贡举中脱颖而出的进士,基本上都成了宋英宗、神宗朝与哲宗朝的政治精英,其中进入宰执序列的有苏辙、吕大钧、吕惠卿、章惇、蒋之奇、吕惠卿、曾布、林希、张璪、梁焘等人。

可以说,宋仁宗朝的人才之盛,古代历史上几乎没有一个时代可以比肩,乱世出英雄的三国魏晋时期与清末民初时期或庶几近之。嘉祐二年贡举的人才之盛,在千年科举考试史中,同样是难有可媲美者。难怪苏轼回忆起仁宗时代,会这么说:“仁宗皇帝在位四十二年,搜揽天下豪杰,不可胜数。既自以为股肱心膂,敬用其言,以致太平,而其任重道远者,又留以为三世子孙百年之用,至于今赖之。”三世子孙者,即指英宗朝、神宗朝与哲宗朝。明代学者李贽论宋仁宗朝,也不由赞叹:“钜公辈出,尤千载一时也。”

一个被人认为庸常、存在感很低的君主,为什么在他御宇的时代,能够诞生这么多耀眼的群星?这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推荐新闻